首页 > 正文
带“外星人”巡游威尼斯,他让小众艺术“出圈”
2021年04月14日 20:18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王金涛、韩振、周文韬、刘恩黎

  面容奇特、姿态各异的外星人雕塑分布在古典的展厅中,墙上一律悬挂黑白灰色彩的油画,画上的主角非马即狗。在重庆山城巷百年建筑仁爱堂旧址举办的“诗意的虫洞——2021傅榆翔雕塑/油画作品国际巡回展”成为国内乃至国际艺展中罕见的“爆款”。

3月14日,傅榆翔在自己的工作室内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傅方舟摄

  今年2月8日开展以来,这里门庭若市、人流熙攘,男女老幼都来打卡,平均每天接待约1万人次,5本厚厚的留言本一个半月就被写满。原定3月15日闭幕的展览又延期了两个月。

  这不由得让人思考:艺术并非都是小众的,有些艺术之所以小众化,则缘于其刻意与大众保持距离的固化的创作思维。“有趣的艺术才‘出圈’。”巡回展主人傅榆翔说。

  其实,傅榆翔的“外星人”早已在威尼斯展出,其国际知名度远高于国内。2017年,在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上,他凭借神奇的雕塑作品《移民外星人》,一举获得“中国新一代最有意思和想法的艺术家之一”“中国新一代最有趣的艺术家之一”“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十大重要作品之一”等殊荣。

  影片《肖申克的救赎》中有一句台词:“总有一天,你会笑着说出那些曾经让你流泪的故事。”一个细雨蒙蒙的午后,傅榆翔坐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在“外星人”和“头马”的陪伴下,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3月14日,傅榆翔在自己的工作室内作画。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黄伟摄

  “墙内开花墙外香”

  傅榆翔的“外星人”看起来很有趣,用不锈钢、玻璃钢、铸铜等材料雕塑而成,头如螳螂,眼和手足似青蛙,嘴巴很小,脖颈细长,乳房凹陷,臀部干瘪,四肢像竹节虫一样纤细而有力,雌雄同体,形态奇特,不像有些电影中的外星人那样恐怖残暴。许多人问傅榆翔:是不是从科幻电影里学来的?他回答:“从来没有,但总有人说我塑造的外星人形象和某部电影里的很像,巧合吧。”

  在《移民外星人》系列作品中,有一件雕塑作品备受关注:穿着宇航服的猩猩与外星人牵着手边走边张望,一个婴儿在猩猩的肩膀上闭着眼睛蜷腿而坐,婴儿面目有些苍老,长着两撇胡须,极像一个人。

  “是的,那就是我。我就是要表达,在宇宙面前,人类就像婴儿一样脆弱,我们应该尊重自然。”

  2017年5月,他应意大利文化中心主席、国际著名策展人温琴佐·桑弗邀请,参加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以31件用玻璃钢塑造的《移民外星人》系列作品参展,那些奇特的造型立即征服了许多艺术家和观众。一炮走红后,温琴佐·桑弗没有让31个“外星人”立刻“班师回朝”,而是把它们搬到了圣马可广场、里亚托桥、学院桥等人流如潮的露天街区。这一招,立即“引爆”了威尼斯,“外星人”不仅成为威尼斯市民和世界游客争相观赏并与之合影的“尤物”,而且登上了威尼斯各大媒体的封面和头条。

在重庆“诗意的虫洞”展览现场,一名游客与“外星人”互动。受访者供图

  那一天,傅榆翔正在飞回重庆的途中,转机时打开手机微信,惊喜地发现“外星人”在朋友圈里刷屏了。朋友们无比兴奋地告诉他:“你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墙内开花墙外香。”傅榆翔进军国际艺术界,始于2006年。当时,他给日本AJAC海外艺术家年度展寄去了两幅油画参展。没想到两个月后,他就接到日本展方通知,其作品很打动人,参展的日本艺术家无记名投票评选他为年度艺术家。自此,他像“开挂”一样,不断在国际、国内获奖,迄今已在日本、意大利、法国、德国、日本、新加坡等多个国家以及纽约联合国总部办展,并举办了18场个展。

  傅榆翔有不少头衔:诗人、油画家、雕塑家、策展人、品牌策划人……虽然以美术闻名,但他从来都把“诗人”排在第一位。他认为,以诗人的浪漫情怀去搞美术,而不是就油画谈油画、就雕塑谈雕塑,更能激发潜能、拓展思维,达到更高的艺术境界。

  策展和品牌策划,更与“商人”的概念接近,因此美术界也有人轻蔑地把傅榆翔称作“商人”。傅榆翔也乐得把“商人”这顶帽子扣在自己头上。他说:“只知道坚持、捍卫和固化自我,不懂得换位思考,把自己捂得死死的是不行的。市场需求就是老百姓的需求,面对需求,艺术家需要活化自己、解放自己。”

  “在一个开放、信息爆炸、多元化的时代,固化自己是没有出路的。”谈起跨界,傅榆翔说,“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既是画家又是科学家、发明家,米开朗基罗既是画家、雕塑家又是建筑师、诗人。我们为什么不能呢?心灵的固化,必将导致职业的僵化。”

  在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上,“外星人”的“伤口”受到包扎。当时傅榆翔的参展作品中有6个外星人雕塑在运输途中受损,他想出了“给外星人疗伤”的创意。受访者供图

  没有美术文凭的艺术家

  傅榆翔堪称一个奇人,从高考落榜生到制造业工人,从制造业工人到美工,从美工到企业经营者,从企业经营者到职业画家,再从职业画家到跨界艺术家,他的艺术人生可谓一波多折。

  1963年5月出生的傅榆翔从小就喜欢画画,在那个“大学生是天之骄子”的时代,他曾经连续三次参加高考并报考美术院校,每次专业课成绩都在90分以上,但每次文化课考试都栽跟斗。三次落榜后,傅榆翔跌入了人生的低谷。

  他当过工人、美工,1990年下海经商。2000年以后,他弃商从艺,辞去公司的所有职务,开办了个人工作室,专心画画、卖画。

  像傅榆翔这样“野路子”出来的“草根儿”,想要画出名气其实非常难,他说:“我是从逆境中成长起来的,务实、能吃苦,只要认准一条路,就会排除一切困难走下去。”

  突破的关键是创新。傅榆翔自创黑白灰动物画派,把水墨、素描、版画的艺术语言揉在一起。他说,“我就是要与众不同。搞艺术,守是守不住的,应该思想开放、打开自己,不应该墨守成规、固化自己。”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由打到天空上的焰火组成的“大脚”从永定门向鸟巢走来,灿烂壮观的场面震撼人心,成为人们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艺术大师蔡国强的创意设计,让傅榆翔印象深刻。

  “艺术就是突发奇想、天马行空。”傅榆翔也有一个没有实现的创意:用透明的塑胶膜做成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硕大的“外星人”,充上氮气,用绳子牵住,把它们放飞在空中,离地面约四五十米高,夜晚辅以神奇的灯光,下面可以开Party、办电影节……这些“外星人”还可以到埃及金字塔等世界文化遗产地巡展,让全世界感受中国人的创意。

  “中国人不缺想象力,比如,外国人画天使,必须加上翅膀才能飞翔,而我们敦煌壁画上的仙女,水袖一甩就飞起来了。”傅榆翔说,“所以,我们不该妄自菲薄。”

  傅榆翔始终有个愿望:做一些3到5米高的“外星人”,把他们运到美国宇航局、欧洲宇航局去展览,让外国朋友了解中国当代文化。他还想找一座小岛,在岛上立一些外星人雕塑和透明建筑,这将是世界上首座“外星离岛”。他说:“艺术打开了各种通道、各种生命体验的无尽可能性,那是全新的另一种思考模式,它充满了千变万化的可能性。”

编辑: 王龙博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7330671
网站地图 gt彩票新加坡2分彩 gt彩票斯洛伐克 m5彩票广东11选5
太阳城网站 红足一世申博太阳城 澳门太阳城娱乐场 沙龙365国际娱乐官网
吉祥彩票安徽快三 188金宝博注册有没有开什么新的赌场啊?老的话哪家的最好最安全? 申博娱乐平台登入 凤凰888官网首页
m5彩票台湾5分彩 gt彩票加拿大3.5分 m5彩票香港分分彩 m5彩票幸运农场
m5彩票六合彩 gt彩票北京时时彩 m5彩票PC蛋蛋 m5彩票低频游戏
833TGP.COM 588TGP.COM 8JAS.COM 98jbs.com 983XTD.COM
175psb.com 618cw.com 197sunbet.com 18s8.com 333TGP.COM
333xsb.com aj138.com 1112939.COM XSB597.COM XSB918.COM
7777ib.com 7TGP.COM 387PT.COM XSB878.COM 8YQS.COM